博古睿:除了乐观对待未来, 我们别无选择

亚历山大·戈尔拉赫,尼古拉斯·博古睿

2019年03月18日

亚历山大·戈尔拉赫(以下简称“戈尔拉赫”):博古睿研究院致力于为未来寻找最佳、最聪明的思想。在您看来,我们最缺乏哪些思考?

尼古拉斯·博古睿(以下简称“博古睿”):我们确实需要新的思考方式。过去40年,科学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突破性的进步,经济和社会领域也实现了全球化和文化多元化。这些都让各国广泛受益。但是,技术发展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让人们面临着极大地不确定性。现在,西式民主局限性集中暴露,而政党、传统媒体等传统的参与者也已经各奔东西。因此,我们必须重新思考西方民主国家的运作方式。资本主义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使许多人摆脱贫困,但却加剧了不平等等现象。所以,我们必须对它进行重新思考。全球化正在遭遇逆转。地缘政治则成为我们必须重新思考的另一个领域;它不一定是个问题,但(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除了这些,我们再来谈谈技术。技术改变了我们作为人类的本质——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让我们史无前例的可以创造出全新或不同的人类。那么,我们想成为什么?

戈尔拉赫:据我所知,您是通过大量的哲学和文化学习来开始这一求索。我们是否需要把它们排除在技术发展之外,哪怕它可以改变人类社会?进一步讲,我们是否需要更全面的世界观来评估并解决当前的问题吗?

博古睿:我认同你所说的需要一个全面的观点,这是正确的。从学术的角度来看,仅仅是看到诸如改变人类本质这样的层面,未免太狭隘了。这样看待文化,亦如此。

在我看来,大家不能只在西方语境和框架中看待世界上万物,而是应当跳出来。比如,在诸多历史和文明当中,最伟大的创举、最巨大的变化并不一定出自当时占据主流人群。这就是为什么难以预测由谁、从哪里、在哪个领域,将会出现最具影响力的创新想法。

戈尔拉赫:您对世界多元文化和多学科交叉的方法进行了十分有力的论证。但是,现实中的操作手段仍将是难以破解的难题。例如,就人工智能或医学方面的进步而言,不同国家存在着不同的民族文化和宗教背景,当人们在一个全球性的集会或场合上尝试讨论相互不同的观点以取得突破,这个想法听起来很棒。但是,可能不幸的是,现实中并非如此,对吗?

博古睿:从理论上讲,我们可以选择把所有人聚到一块儿,让来自世界各国和地区最伟大的思想家进行一次超级研讨会。听起来挺好,但不太可能。

因此,这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把大家聚到一起。他们也许只是实现了一个突破,但无论怎样,你必须给大家时间和空间去探索、去思考。这是为什么呢?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去尝试冒险,甚至要承担很多风险。

“我们无论如何都将会改变人类的本质。可以说,这是我们自己进行的改变;也可以说,改变是更宏大且无法避免的一部分。”

戈尔拉赫:您是怎样看类似“当下变化的速度对我们来说太快了”等这样的一些看法?像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样的技术前沿领域的颠覆者,已经表示出了一些悲观看法,认为未来愿景黯淡。如此,我们怎样平衡风险和机遇?

博古睿:对我们而言,变化总是“太快”。尽管如此,也必须参与其中。几个世纪以来,不断有世界末日的否定者、预言家以及“畅想”世界末日情景的人。但是,好在“幸运”,这些并没有发生。或许有一天人类将确实无法生存下去,这样的事情还有可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选择放弃。我们不能放弃!

的确,人类社会面临的问题有时候看起来威力巨大,将对我们造成严重的威胁。但是,气候变化等人为问题、基因编辑这样的科技发展是无法避免的。它们很强大,但也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我们无论如何都将会改变人类的本质。可以说,这是我们自己进行的改变;也可以说,改变是更宏大且无法避免的一部分。

我们所了解的具有自我意识的现代人类物种并不那么古老,根本无法与宇宙相提并论。因此,同生命的存在相比,我们为人类物种所做的任何改变都是巨大的。我们只知道我们今天所知道的,但在进化的大背景下,这些是只是“落夜星辰”“短短一瞬”。从进化的意义上讲,改变是必须的。从长远来看,人类有哪些幸存的机会?我们当然可以进步,或者变得不一样。对此,我们别无选择。

戈尔拉赫:其他与您持有相似观点的人或许会得出以下结论,即把你们的慈善事业投向技术研究,比如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向麻省理工学院捐赠10亿美元创建人工智能学院。而您,则关注哲学和文化领域。特别是设置“博古睿哲学与文化奖”,颁出百万美元奖金,旨在奖励对人类自我认识和进步做出卓越贡献的思想家、哲学家。那么,是什么让您相信哲学可以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

394610960.jpg

“人类的命运是变化无常的,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与之一同变化。”

博古睿:是这样的。哲学是一种思考,能够激发人类的思考,而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博古睿研究院,我们的工作范围和研究领域更为广泛。为研究这些重要问题,我们花费了数亿美元组建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一流学者队伍,有科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艺术家和哲学家等。

戈尔拉赫:这里再次体现了您全面而又跨领域的构想。

博古睿:是的。我们不可能提出人人都赞同的想法,会出现受到争议和受众不足的观点,但它们都将会是极有价值的。因此,我们会积极推动一流思想家与各领域顶尖人员从不同文化和学科背景共同努力,而不会为了得出一个“完满答案”将所有人聚集起来。

戈尔拉赫:那么,您认为未来是一片前景光明还是黯淡无光?

博古睿: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未来就是未来,它既不是黯淡无光,也不前景光明。进一步说,就是如果我们站在全人类的立场出发投资未来,那么,它将是无限光明的。但也不是说,它一定会更亮。

人类命运变化无常,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与之一同改变。它会朝着最好方向变化吗?没人会知道。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学会去适应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也只能对无限可能的未来,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

(原文刊载Conditio Humana,该平台关注科技、人工智能和伦理)

亚历山大·戈尔拉赫,尼古拉斯·博古睿

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博古睿研究院主席、创始人;亚历山大·戈尔拉赫(Alexander Görlach),德国作家、学者、企业家,哈佛大学哈佛学院客座教授,曾创办辩论杂志“The European”,并于2009年到2016年担任主编,现任英国剑桥大学艺术、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研究中心(CRASSH)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