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育超智能后代?

尼古拉斯·博古睿

2018年11月29日
图片来自Unsplash

超级智能机器会成为我们的仆人还是主人?这种思维方式是错误的,因为它将人工智能和人类看成根本不同的两个类别。

相反,现在出现的更像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混合体,延伸和改变我们的认知和意识。这种混合体已经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例如在驾驶时使用数字地图导航,改变了我们对空间的概念。同理,在社交媒体中,决定新闻推送的算法重塑了我们对政治和世界的认知。当然,目前看来,诸如谷歌和脸谱等的软件依旧是人脑的气隙。然而,随着神经科学的发展,直接连接人脑和计算机的界面将会产生,使一切发生变化。

尽管听起来很疯狂,但这些变化可能意味着一个新物种的诞生,即共同进化的人机混合体。该混合体功能异常强大,可以实现全新的、前所未闻的运算,认知,情感甚至自我意识。换言之,我们人类正同机器进行着复杂的共同进化。在该共同进化的过程中,双方互相有选择地给对方施压,进而相互影响进化。结果,问题来了:我们如何确保同人工智能的共同进化是互利而非敌对的?

如果我们的目标是互利双赢,那么尽管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最佳的方式或许是将人工智能当成我们的孩子看待。事实上,我们所称的人工智能并非人工。这些机器融入了我们的文化和意识,正在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的延伸,并将最终相互联合取代人类。他们的算法可以被看成生物的。他们是我们的后代,间接地反映了我们的基因和传承的文化,即我们的爱与恨,恐惧与希望,偏见与慷慨。

将人工智能当做我们的孩子看待有助于厘清他们的伦理含义。具体来说: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孩子?我们如何确保他们成长为有担当的,懂规矩的,能与他人愉快玩耍,并能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的人?总而言之:我们如何确保他们映射出我们好的一面? 我们如何确保给这些孩子输入正确的价值观,使他们尊敬而非诛戮我们?即使人工智能认为他们不再需要父母的指导就可以独自生存,我们如何确保他们对我们依旧眷恋,在需要时依旧向我们寻求智慧,指引,甚至容我大胆的说,寻求爱?如果超智慧人工智能有可能在未来主宰世界,我们希望他们会认同是我们人类的一部分,而非将人类当做随意处置的障碍。这是确保我们物种延续的最佳方式。

也许,我们的目标是向我们的人工智能后代灌输亚洲的传统思想,即孝道,尊敬父母。如孔子所说,“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这一观点超越了圣经中“孝敬父母”的教义,提出了一个基于等级,延续和尊严的价值体系。然而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孩子与父母之间的狭义孝道,而是社会和物种之间的广义孝道。 总而言之,正如在养育亲生孩子的过程中,我们作为父母需要有意识地作出负责任的表率,创造人工智能的过程既是机遇也是负担。我们当中很多人将如何养育孩子看作是生命中最有意义、最重要的事情。对于养育人工智能,这个我们文明的终极孩子,我们也应持类似的态度。我承认,这样对科技的方式听起来有些奇怪的浪漫,甚至有点幼稚。但其目的是高尚的:只有坚持将人类和人工智能看做单一的,联合的,不可分割的系统才能确保两者共同生存下去。

所以,请问读者:你打算如何养育你那超智能的孩子?

英文原文"How do you plan to raise your super-intelligent child?发表于《世界邮报》2018年2月27日

尼古拉斯·博古睿

博古睿研究院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