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景芳、克雷格·哈杰茨等做客博古睿论坛

已完结

郝景芳、克雷格·哈杰茨等做客博古睿论坛

布拉德伯里大厦或许是最能代表洛杉矶这座城市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建筑瑰宝,目前它也是博古睿研究院的办公室所在地。研究院是一个致力于为不断变化的世界贡献思想的机构,并在近期举办了一场关于“城市展现”(Unfolding Cities)的论坛。沿着五层楼梯蜿蜒而上,艺术家、学者、作家、科学家、梦想家和思想家齐聚这个美妙空间,在一个能尽揽建筑完美内部设计的专属角度,嘉宾们展开了关于科幻小说中城市未来的讨论。论坛由美国国家科学院科学与娱乐交流项目和博古睿研究院共同举办,这是两家创新性机构的首次合作。

博古睿研究院创始人、主席博古睿先生在致辞中表示:“能够进驻这座建筑,我们倍感荣幸。这座建筑本身就与未来有关——它在建造之初便代表着未来,它也曾是电影镜头里的未来;而现在,它再次代表了未来。这座建筑象征了与一个不断变迁的城市同思考共生活的理念——100年前这座城市的中心充满无限活力,而后经历了落寞,如今又重拾活力。我想这就是今晚我们要学习的主题:城市如何转变、让城市独具特色的因素是什么,以及是什么建立城市中人与人之间的连结。答案就是人性。”

科学与娱乐交流项目总监里克·洛弗德(Rick Loverd)介绍了论坛主持人丽莎·乔伊(Lisa Joy),广受欢迎的HBO电视剧《西部世界》联合主创及监制。博古睿研究院公共关系主管雷切尔·鲍赫(Rachel Bauch)介绍了四位重量级论坛组员:克雷格·哈杰茨(Craig Hodgetts)、郝景芳、冯心明(Hsin-Ming Fung)以及汉纳·兰德克(Hannah Landecker),其中哈杰茨是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超级回路运输系统的首席设计师,也是建筑设计工作室 HplusF 的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论坛成员冯心明是HplusF的联合创始人兼设计总监,并长期担任南加州建筑学院系主任。郝景芳是2016年雨果奖获奖作品《北京折叠》的作者、多部科幻小说作家、经济学家以及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兰德克是社会科学家、作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与遗传学学院院长,并将于2018年秋季起受聘博古睿学者。

主持人乔伊开场提及了布拉德伯里大厦在电影《银翼杀手》前作中的壮观景象。这部电影由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于36年前执导发行,以未来视角讲述了发生在2019年的事。乔伊提出,虽然目前距离2019年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但相对而言,我们的城市和36年前基本没什么两样,并没有出现斯科特电影中到处是飞行汽车和全息建筑的反乌托邦式的未来洛杉矶景象。而后乔伊自然地引出了她的开场问题:30年后的未来,你认为什么是引领变革的主要技术驱动因素?

哈杰茨认为,心理的变化会带来技术的变化。冯心明也相信,出于人性,未来城市会呈现相似的物理性。郝景芳表示,我们人类对现有的建筑有诸多情感,因此不会急于破坏历史。她随后描绘了一个拥有人工智能数据监测系统的未来,这个监测系统拥有一个使其成为一个巨大有机体的中央神经系统,使得这个有机体随时间推移会发展出更多的神经网络。兰德克则认为,对一个拥有更多人口社会的思考是科技变革的主要推动因素,这一思考会推动我们思考如何利用科技来支撑一个拥有更多人口的未来,一个需要更多水和更多种生存方式的未来。

讨论的话题不仅提及不断增加的人口密度以及展开对各种约束持续增加的未来思考,论坛还讲到了人类的未来身份和社会结构,也反复提及城内和城际旅行的话题,但“社区”还是当晚最突出的主题。作为对增强现实建议的回应,乔伊向嘉宾提出以下问题:若我们能进行大规模的人性个性化定制,这是否会导致社区的瓦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一问题,甚至是从细胞层面而言?

兰德克预测,城市建筑的未来会由我们的内部表现出来。她指出,科学证明社交互动会可以延长寿命,因此必须将其融入到城市设计中去。她很喜欢任何可以让社区更加快乐和健康的构想,比如增加跑步路径、在下水道系统中注入智能检测物等。她还提议增加绿色空间尤其是针对孩子的智能展示位置,并加入可行走性的设计。

冯心明认为,预留更多的社交空间是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要了解这个场景的样子以及未来城市该如何设计,我们就该问问人们喜欢哪些休闲活动。随后乔伊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即休闲和奢侈品的未来以及未来阶层系统如何出现不同的现实景象。

郝景芳对阶层差异趋势持悲观态度,她认为,当今世界一些文化已经比当前科技进步落后了好多年。她相信随着时间推移,很可能那些能接触先进技术及丰富文化的富裕阶层只会不断进步,而那些接触贫瘠文化的贫困阶层最终会在技术获得方面落后100 年或更长时间。但她对未来大体上还是保持乐观态度,她深信教育对未来几代人具有重大意义。在乔伊提出的最希望在未来城市看到什么这个快答环节中,郝景芳的回答是她希望未来实现快速的城市内运输方式,以增进人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哈杰茨称,他希望看到生产从线性过程中脱离,转向更松散结构化的模式,因为这也是增进面对面沟通和连接的方式,但这一过程是通过增加我们在社区家中的时间,减少我们在城市中移动的时间演变来的。

冯心明所设想的未来城市是一个网络系统,这个系统可以更多地接触社区,减少疏离感。乔伊希望看到,未来可以使用更少的汽车去服务更多的人、存在更多的个性化且不存在人工智能的启示录(她对自己作品《西部世界》的引用)。兰德克重申了她对可行走性的建议,并对哈杰茨提议:“也许我们可以在超级回路旁修建一条步行道。”

当晚学者和创意人士们的谈论引人入胜,也道出了研究院的核心所在——伟大的思想会带来切实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