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睿讲座04 | 前沿科技、颠覆性科学和人类未来

日期
2019-09-19

地点:
北京大学

已完结

博古睿讲座04 | 前沿科技、颠覆性科学和人类未来


讲座完整视频

主要观点:科学会对未来我们理解“人类”造成破坏性的影响。莱斯特尔鼓励人们跳出传统框架,站在哲学、科技和科幻小说的“十字路口”,形成对于“人类”的新理解。他提出一种泛人文主义观点,通过人类与其他生物的融合,使未来的人类超越和完善我们与生俱来的人性。


科学是否会对未来我们在“人类”的理解上造成“破坏性”影响呢?9月中旬,在北京大学举办的第四期博古睿讲座上就深入讨论了这个问题。这场活动主题为“前沿科技、颠覆性科学与人类未来”,发言集中反映了人类身份的长远未来,以及从哲学的角度重新诠释人与动物的关系。


DAI03770.png


主讲人多米尼克·莱斯特尔*(Dominique Lestel)曾是博古睿学者(斯坦福大学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CASBS));现任巴黎高等师范学院(ENS)当代哲学教授,也是胡塞尔档案馆研究员。博古睿学者(博古睿中国中心)、北京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副教授吴天岳主持活动。

莱斯特尔在讲座开始时便表示,当代哲学不足以描述伴随先进技术出现的人性所产生的变化;他提出,我们应该更多讨论那些“形成中”而非“已成型”的哲学。其中包括将整个世界变化视作一部科幻小说,以此来理解人与机器(包括纳米技术、人工智能)的融合,从而发现经典作品之外的阐释。

他相信,科学会对未来我们在“人类”及“在宇宙本体论中扮演的角色”的理解上,造成“破坏性”的影响。例如,通过天文学和系外行星的惊人发现,我们挑战了将人类置于宇宙中心这种想法。就像很多“出人意料”的事情那样,他鼓励大家把“惊喜”作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


DAI03947.png


莱斯特尔随后介绍了三种预测人类身份长远未来(一万年后)的不同流派。一是,后人文主义者相信,今天我们对于“人类”的理解,会因为赋予人类永生以及取代现代概念的技术而过时。二是,将人类视作一个物种的人文主义者倡议,把保护地球和地球资源放在首位。三是,泛人文主义者预见人类与其他生物的融合,其观点将允许未来的人类超越和完善我们与生俱来的人性。

“社会不应再将新兴技术作为‘工具’或‘义肢’(编者注:维利里奥和斯蒂格勒都把技术物视作“义肢”(prosthesis)),而应将其视作建立共生和伙伴关系的机会”,莱斯特尔同时提出,应将文化差异视作泛人文主义的障碍;并强调“缺乏想象力”也是一个制约因素。而且,技术不仅可以促进当前目标(解决气候变化、流行病扩散等全球问题)的实现,还能使人类迈向更远大的目标。

莱斯特尔在发言中例举了各种挑战人类身份的概念和技术实例:从基因上来说,智人与黑猩猩共享了98.4%的基因,但是1.6%的差异意味着4800万个核苷酸——这些看似微小的差异带来了数千年的“文化多样性”和“多元宗教观”。在谈到天文学的话题时,他问道,在与我们相似的2853个太阳系中,是否有超过3815颗系外行星?外星人在哪里?而“人工智能”方面:作为人类,我们将如何通过深度学习协调众多伦理和道德考量——比如,我们应当如何看待2016年3月阿尔法狗大败李世石?

莱斯特尔考察了后人文主义的前景:在道德上,人类是否有能力通过我们尚未完全理解的技术从根本上改变人类?政治和经济的现实是否意味着只有富人才能从新兴技术中获益?他引用了塞缪尔·巴特勒(Samuel Butler)的论著,提出是否有可能阻止有意识的技术奴役人类?莱斯特尔还讨论了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的研究,将人文主义对后人文主义的反对意见集中于一处,即担心在我们掌握足够的技术进步之前,人类就将毁灭世界。


DAI03799.png


在最后的发言中,莱斯特尔提出了一种泛人文主义的观点。更具体地说,就是人类和其他动物重新融合,以适应我们固有的动物本能,即“再动物化”。他建议采用亚洲武术大师的思维方式,让动物启发和引导他们的思维。在实践层面上,这将使泛人类能够适应和解决气候变化、太空探索等问题。他还描述了再动物化的美学、伦理(同情动物)和政治(创造独特甚至是矛盾的物种身份)理由。最后,莱斯特尔鼓励观众跳出传统框架来思考人类的未来,并站在哲学、科学、技术和科幻小说的“十字路口”,运用创造性思维来推动解决方案,形成我们对于“人类”的新理解。

 

* 莱斯特尔的研究兴趣在“哲学伦理学”领域,其中包括:人类与非人类生命共处问题、动物哲学,以及人工智能引发的哲学思考。莱斯特尔撰写了大量的书籍,包括《物种尽头之旅》、《吞掉这本书:食肉动物宣言》和《我朋友的朋友》等;

** 本文内容由北京大学博古睿研究中心秋季实习生、北京大学燕京学堂在读研究生李康圭(Kangkyu Lee)采写。